左路狭道口,1314一起走。
不分手啊不分手。

[叶王] 煎羊小排 (中)

刷剧情过渡章,之后再上大肉。

-

  王杰希倒也顺势而为,没一点要跟他掰扯的意思。叶修与他半侧卧着对面,手缓慢地在他身上抚弄徘徊,头靠过去按在他颈窝缱绻淡吻。这姿势不方便人给脱,王杰希自己拉伸着胳膊向后挣褪开了,随手扔着,反正出外地随身行李放有换洗衣物……叶修倒心大,到哪都两手空空,顶多兜里塞着点零花,够买包烟。第七赛季结束,夏休他人飞来这,一问才知叶修自己在H市是没有房屋私产的,就住嘉世宿舍里,私人空间有限,不是很方便接待人。先不说进出时用什么名义,就是明面上身分,要往里带,还是挺尴尬,再怎么说那都是战队内部领域,让他队队长来参观算怎么个事;若说是个人私交好的朋友嘛,怎么不往自己家里带?可叶修这么多年来,身为战队主力……怎么说都有一定储蓄,竟然是没有置产的。

  他想这是他一心扑在荣耀上头──王杰希自己很理解。他是B市本地人,可本身还是选择住战队提供的宿舍,以便履行队长职责、就近关照情况,有时还查房检验队员生活作息……他不清楚叶修与队员间互动如何;但于整支队伍,态度绝对都是负责的。

 

  “想什么呢。腿也不给抬抬。”

  这时叶修早解开他裤头往下扒拉到膝头了。这人大长腿的,没配合着起身,可难褪了。

  这些念头也就一个愣神间的事儿。王杰希嫌他动作不麻溜、磨着了腿,自己脚踩裤腿蹬着蹬离了,像一尾敏捷灵巧的海豚。他并着腿脚一摆,蹭着床面向上,曲身半蜷,虚拢着叶修,下巴抵住他发顶摩挲,也没回话──简直是有些孩子气。

  叶修不跟他计较,凑上前吻他的锁骨,“怎么了?”

 

  “这赛季是微草赢了。”

  叶修没对上他思绪,但他向来是个见招拆招的人。“挺好。”他侧过头埋在他颈窝,沿着韧带弧度凹陷下那处一路吮吻,到锁骨又辗转啃了几下。“冠军给沾沾喜气哈。”他声音带笑,说这话也没什么不自在的意思。

  他这人嘴欠,王杰希向来不计较,计较了没完的。他指头按在他颧骨上揉了揉,将他脸上表情推了个古怪形状,自己低下头在眉眼处吻了一下,手里劲儿才放了。看他五官一归位,反倒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可真能端。”

  谁人不想赢。拿别人的战绩开自己玩笑,那也是心大。何况嘉世这期季后赛第一场还是微草给送出局的。

  叶修很是无谓,“我用不着端,走着呢。倒是这赛季老方退了,明年变数还大。”

  “这是让我好自为之的意思?”

  “……你脾气真不小。我就讲讲。”

  “你不也是一人支撑起整个队伍,没道理我不行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他笑,“你行。”叶修翻身压住他,“但现在先让我看看本赛季MVP──王杰希选手──这儿还行不。”他手下探,把住他下身让黑色平角裤裹住的肉物。

  看出他谈兴、聊了这么会天,自己也不好擅自动作断他思绪;没亲亲摸摸吊着,他还怕王杰希兴致下去了,得自己洗冷水澡解决去。

  叶修往下瞅,另手剥着底裤,挑出他老二。至于平角裤就悬在腿根处拉扯,勒出浅浅红痕。

  “小伙不错,挺精神。”他拿掌心掂掂,又撸动几把,感觉那话儿胀了胀。叶修向前与他脸贴脸,附耳调笑,发燥的嘴皮磨着滑动,舌尖一点点沾在他鬓边。这时发了汗的。

  王杰希深吸一气,猛地翻身一反转,手捧着他的脸深吻。他腿间缚着、拉不开,没法整个跨他腰上压制,只好抵在他跨间,环住一只腿收紧膝弯缠着。

  叶修吞着他涎液对吻回应,一手扶在他后颈,手指拨着他发尾,指腹轻轻摩娑最上头那节颈骨。

 

  其实王杰希还有没说的话。那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。

  嘉世战队内部出了问题。

  但他不会说出来,叶修也不会让他来说。

 

-TBC

评论(8)
热度(91)
© 左路狹道口 | Powered by LOFTER